国际少儿书画大赛开始征稿
热门Tag
首页
资讯
美术新闻 美术评论
美术人物 美术考试
教学
绘画  书法  工艺
设计  民间  综合
资源
美术史 美术教案 美术论文 欣赏
美术流派 美术观点 课件 网校
互动
会员中心
本周专题
相关
比赛 
名家
当前位置: 全息网 > 美术 > 教学资源 > 美术论文 >
返回首页

论中国山水画的布置

时间:2016-11-26 10:06来源:未知 作者:翔子 点击:
关于中国山水画的布置问题,在当今山水画教学及创作实践中,甚至一些相关文论中,往往以构图取代布置,来论述中国山水画,听来实在牵强。 构图这一外来词与中国山水画所讲的布置,看似相似,实则貌合神离。...
        关于中国山水画的布置问题,在当今山水画教学及创作实践中,甚至一些相关文论中,往往以构图取代布置,来论述中国山水画,听来实在牵强。
  构图这一外来词与中国山水画所讲的布置,看似相似,实则貌合神离。因其话语系统的改变,从而导致其精神内涵的偏离。构图,英文为composition,依据彼得和琳达?莫里(Peter and Linda Murray)编著《艺术艺术家词典》(Dictionary of Art and Artists)的定义,构图即是:“为获得整体的视觉平衡感,将绘画及其他艺术作品的诸要素加以组合的技术。……这正是大部分抽象绘画的唯一目的,但在传统绘画中,该课题不仅要保持其作为绘画图式的效果,而且必须在想象的深度空间内,赋予形式以井然有序的联系。”
  而中国山水画所强调的“布置”,从字面意义上看即“经营位置”,“置陈布势”,其中自然也包含对画面诸形式因素的处理,但更为重要的则在于“造景”和“造境”上。
  传为梁元帝萧绎的《山水松石格》(初见于《宋史?艺文志》,即为伪托,也是一篇早期的重要文献)其中有:“……设奇巧之体势,写山水之纵横……素屏连隅,山脉溅渹,首尾相映,项腹相迎。丈尺分寸,约有常程;树石云水,俱无正形。树有大小,丛贯孤平,扶疏曲直,耸拔凌亭……”。
  在传为王维的《画学秘诀》中有:“初铺水际,忌为浮泛之山;次布路岐,莫作连绵之道。主峰最宜高耸,客山须是奔趋。回抱处僧舍可安,水陆边人家可置……悬崖险峻之间,好安怪木;峭壁巉岩之处,莫可通途。远岫与云容交接,遥天共水色交光。山钩锁处,沿流最出其中;路接危时,栈道可安于此。平地楼台,便宜高柳映人家;名山寺观,雅称奇杉衬楼阁……”从中可见画中的景物取舍均来源于现实生活。在布置中,或说是在造景、造境的过程中,更是带着浓厚的主观理想化色彩。在中国山水画的发展中,造境、造景始终贯穿于其中。
  晋代是中国山水精神开始与发达时代。阮籍登临山水,尽日忘归。王羲之既去官,游名山,泛沧海,叹曰:“我卒当以乐死!”此时山水诗已有了极高的造诣(谢灵运,陶渊明,谢眺等),山水画亦开始兴起。在对空间的认识和对空间的体现上,宗炳,王微两位画家已有相关论述。他门游走于千山万水,往来于林泉丘壑。华岳千寻,长江万里,如何能收纳与尺素之间?如何用绘画的形式去表现呢?宗炳认为,山水画必须采取“以小喻大”(即以大观小)的方法。因为“迫目以寸,则其形莫睹,迥以数里,则可围于寸眸”这是“去之稍阔,则其见弥小”的缘故。王微同样认为,虽仅“一管之笔”,表现力却是无穷的;可以“拟太虚之体,可以画寸眸之明”。他们明确提出山水画应“畅写山水之精神”——即要求充分体现出自然内在的精神意韵来。而不是停留在“案城域,辩方州;标镇阜,划浸流”对地形方位的图解上。由此可见,中国山水画自发展初期,就已充分意识到了绘画创作的内涵——绝不是客观,被动,机械地去描摹眼前的实景。而是“出入风雨,卷舒苍翠,走造化于毫端。”在山林大地间,探究造化之灵奇 ,体味自然之神韵,从而生发出无穷之意趣。 他们非常注重师造化,更注重其精神内质的体现。
  五代山水画家荆浩《笔法记》中主张“画有六要”——气、韵、思、景、笔、墨——而归之于“图真”。这里的“思”、“景”均与“布置”(造景、造境)相关。所谓“思者删拨大要,凝想形物。景者,制度时因,搜妙创真。”可视之为对谢赫“六法”中“经营位置”的补充和发展。这里的“真”究竟是指什麽呢?作者在文中首先明确“画者画也”“度物而取其真”, 不难想见荆浩通过长期的悉心观察,体味,数万本写生,而得松之性情,以至身与松化,方得图真’。这里的“真”是指画中的“真”,它与现实中,眼睛所看到的真实景象是有区别的。
  正如板桥画竹:“凡吾画竹,无所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总之,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机也。……”这里的手中之竹,不是眼中竹、胸中竹,他所追求的应是画中竹,也即画中的“真”。
  苏轼的“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这几句反复为人们所引用的诗句,不正是在论画之“真”,诗之“真”吗?“以形写神”重象外意,贵天然清新,反人为雕饰,不仅是他个人的体悟,也概括了中国画的精神内蕴,还左右着中国画的发展。当然,这里的不强调形,是指不刻意地只注重表象,并不否定形的重要。其实,苏轼对‘形似’还是很在意的。如他记录过黄筌画飞雀,颈足皆展的错误,还描述了当地牧童对戴嵩笔下的斗牛掉尾的指责。因此,论“形”亦有“取舍”,须合乎画理,画趣,画意。
  “黄宾虹在山水画创作中,很注重师造化。他提出“自然二字,是画之真诀。”①他在写生时,绝非简单照搬自然,而是通过认真观察、体味,深入研究、分析。大胆取舍,精心布置,以书入画。他说过:“对景作画,要懂得‘舍’字,追写物状,要懂得‘取’字,‘舍、取’不由人,‘舍、取’可由人,懂得此理,方可染翰挥毫。”在写生中,该注意的地方,即使是远处,也须看得清楚;不重要的景物,即使是近处,也可视而不见。正是由于崇法自然,师法造化,了然于胸,从而达到“我之为山水,山水之为我”的境界。
   中国山水画家是通过师传统、师造化、师心源,将万千丘壑收纳于胸中,然后演绎,生发出心中理想的“虚境”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此刻的真山真水,只是一个参照,而绢素上的山水,则完全是由画家因形,因势,随心所欲营造出来的。
  赵子昂在绘画创作方面,提出过诸如:“崇尚古风”,“不求形似”,“到处云山是吾师”,“书画同源”等有见地的言论。他在《题秀石疏林图》中云:“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他在这里寻求的是画意的“真”, 笔墨的“真”。
  元代绘画注重主观意趣的表现,不强调形似逼真和刻意求工,而追求物象的内在神韵和画家的主观情感,突出笔情墨趣,以书法之笔入画,从而使诗、书、画三者结合的更加紧密,也为画家们置陈布势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相对西方风景画而言,中国山水画所讲的布置,更侧重于经营位置,更注重于造景、造境。而西方绘画中的构图,往往更偏重于对画面各要素间内在的几何形式的有机组合,更侧重于画面秩序的建构。中国画中常常提到的章法,它与布置有许多相通之处,但含义也不尽相同。章法不仅关注于画面的布局安排,更注重各要素间的照应。它所涉及的面也更广,关涉到山水、花鸟、人物、书法、篆刻等中国书画艺术形式诸要素的方方面面。而布置,则更侧重于山水画的造景、造境,更讲究位置。对于中国传统山水画创作之造境而言,布置应是最贴切的用语。纵观中国山水画,虽历经不同时期的发展及演变,而造景、造境却始终为其画面布置中的灵魂所在,未曾动摇。中西方绘画在描绘自然方面的差异也许正源于此。限于文章的篇幅,本文不可能就“布置”展开全面深入的讨论,而只能从创作动机、创作方法、媒介载体三个方面,对这一问题作初步的探讨。
  首先,就创作动机而言,西方的风景画脱胎于宗教绘画,其原始形式是宗教故事的背景。16世纪之后在信奉新教的国家得到长足发展,但泛神论和象征性仍然是其精神内核。画家通过对自然的描绘,赞美造物主的伟大或表达具有宗教意味的终极性思考。
  中国山水画自发轫之初即强调“畅神”、“卧游”、“怡情悦性”。画家写其“胸中丘壑”,本身犹如一位“造物主”。
  中国山水画 以独立的形式出现应起源于晋末。晋人在审美取向上倾向于简淡,玄远的意味,是以老庄哲学的宇宙观为基础,从而奠定了一千五百年来中国山水画、山水诗的基本审美趋向。晋宋山水画的兴起,自始即具有“澄怀观道”的意趣。画家宗炳好山水,凡所游历,皆图之于壁,坐卧向之,曰;“老病俱至,名山恐难遍游,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
  宗炳《画山水序》:“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象。至于山水,质有而趣灵,……余眷恋庐、衡,契阔荆、巫,不知老之将至。愧不能凝气怡身,伤砧石门之流,于是画像布色构兹云岭……况乎身所盘桓,目所绸缪,以形写形,以色貌色也……于是闲居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坐究四荒,不违天励之藂,独应无人之野。峰岫峣嶷,云林森眇,圣贤映于绝代,万趣融其神思。余复何为哉?畅神而已,神之所畅,孰有先焉?”
  由宗炳《画山水序》中,不难理解,中国山水画的主要功能就是“畅神”,也即予人“怡情悦性”,“赏心悦目”,观后使人“神清气爽”仿若行游其间,从而使观者产生共鸣,这样一种由视觉而引发至全身心的愉悦和享受。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李赟)

(声明:来源全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全息网所有。凡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全息网”。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来源或作者标注难免有疏漏之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予以更改或删除。)

------分隔线------------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客服中心 | 网站地图 | 客户留言



Copyright 2009-2010 QUANX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0004815号